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商品 动力煤主产区再聚焦政策仍是主要矛盾

2019-04-03 13:44      点击:

  原标题:商品 动力煤主产区再聚焦,政策仍是主要矛盾

  本文来自曾宁黑色团队。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扑克财经App(iOS及安卓版本均可下载)。

  保供优质,主基调定格大局:从2018年开始,供给侧改革主基调有所转变,煤炭行业从总量去产能转变为结构性去产能。截至到2018年底,预计全国煤矿合法生产产能在36亿吨左右,到2019年中期产能仍会有产能继续释放,全年新增产能预计原煤生产增量在6000-8000万吨左右。

  西北矿难,供给端重启波澜:2019年1月12日16时30分许,陕西省神木市百吉矿业李家沟煤矿井下发生冒顶事故。经核查,当班入井矿工共87人,事故发生后66人安全升井,21人被困。截至13日,被困的21人中已确认全部遇难。根据陕西省安全组指示:区域内民营矿全部停产,国有矿进行安全大检查。

  第一大煤田产能大起底:神府-东胜煤田位于陕西省西北部和内蒙古自治区南部,在中国最大煤盆地鄂尔多斯盆地腹地,是一个连续的煤田。面积22860平方千米,含煤地层属侏罗纪,预测储量6690亿吨,探明储量2300亿吨。

  春节矛盾未激化,现金为王是最佳:总的来看,短期市场难有较大起伏,市场趋于平静,对于安全整顿的力度使得市场对于年后行情存在一定分歧。节前最后一周,市场矛盾尚未激化,轻仓避险是为最佳。

  风险因素:煤矿停产政策执行不及预期

  保供优质,主基调定格大局

  从2018年开始,供给侧改革主基调有所转变,煤炭行业从总量去产能转变为结构性去产能,“一刀切”现象有所好转,保供应同步提上主要议程,2018年预计去除落后产能1.8亿吨,但同时在优质产能释放上加快速度。

  根据国家煤炭安监局数据,2018年全年,淘汰退出煤矿832处,实际完成了1.5亿吨的去产能目标,全国30万吨以下的煤矿比2015年底减少2800多处,下降大概50%,120万吨及以上的大型现代化煤矿增加了200处左右,大型现代化煤矿已成全国煤炭生产的主体,行业供给质量和效率在大幅提升。

  截至到2018年底,原部分联合试运转产能已进入完全生产状态,这部分产能预计大约在1亿吨左右,即2018年底、2019年初,全国煤矿合法生产产能在36亿吨左右,到2019年中期产能仍会有产能继续释放,全年新增产能预计原煤生产增量在6000-8000万吨左右。

  西北矿难,供给端重启波澜

  1.神木“1.12事件”影响供给预估

  2019年1月12日16时30分许,陕西省神木市百吉矿业李家沟煤矿井下发生冒顶事故。经核查,当班入井矿工共87人,事故发生后66人安全升井,21人被困。截至13日,被困的21人中已确认全部遇难。

  根据陕西省安全组指示:区域内民营矿全部停产,国有矿进行安全大检查。

  我们将区域按照神木及整个榆林地区进行分别核算,停产结束时间按照到两会结束(预计3月中旬)及全年停产对待,计算结果如下:榆林区民营企业,停产到两会结束,减产预计1800万吨,占一季度产量大约3%,全年停产预计减产1亿吨,占比大约也在3%左右.如果仅神木区民营企业停产,若停产到两会结束,预计减产900万吨,占一季度产量大约1.5%,若全年停产预计减产5000万吨,占比大约也在1.5%;若加上府谷地区,预计减产量将分别到1500万吨及8500万吨,占比增加至2.5%。

  2.榆林市整顿措施:停产查超

  1月14日下午,榆林市召开全市安全生产工作会议,同期地方能源局发布《关于做好煤矿停产整顿工作的通知》,对煤炭生产的重点要求如下:

  1、全市核定(设计)生产能力45万吨/年(含)以下煤矿,即日起停产整顿;

  2、采用炮采工艺的井工煤矿,从即日起停产整顿;

  3、承包单位不具备相应资质和安全生产许可证,超资质能力承建工程的煤矿,将井下采掘工作面或者井巷维修作业作为独立工程承包(托管)给其他企业或者个人的煤矿,即日起停产整顿;

  4、2019年煤矿产量计划不得超过核定(设计)生产能力,其中月度计划不得超过核定(设计)生产能力的10%,煤炭销售票据申领必须以核定(设计)生产能力为唯一依据。

  根据国家能源局公告的产能数据,2018年中期榆林市煤炭产能为30,895万吨,而榆林市2018年原煤产量大约为4.4亿吨以上,从而可以推测出榆林市煤矿超产幅度大概在40%以上。如果严格按照政府要求,2019年榆林地区矿井不得超产,即便叠加2019年优质产能释放,也意味着榆林地区产量要下降至少1亿吨。

  3.陕西全省:安全整顿升级

  陕西省1月22日印发文件《关于立即开展煤矿安全大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从即日起至6月底展开整治工作,文件中明确要针对2018年以来“超能力生产问题”和“边建设边生产”的煤矿进行治理。

  对比陕西省与榆林市煤炭产能可以发现,榆林市矿井总数155座,占全省矿井数量的69.2%,产能30895万吨,占比76.2%。因此,对于全省煤矿的安全大整顿仍旧主要集中于榆林地区。

  神府-东胜煤田位于陕西省西北部和内蒙古自治区南部,在中国最大煤盆地鄂尔多斯盆地腹地,是一个连续的煤田。面积22860平方千米,含煤地层属侏罗纪,预测储量6690亿吨,探明储量2300亿吨。

  神府煤田分布在陕西省榆林地区的神木、府谷、榆林、横山和靖边5个县,面积约10000平方千米,有5~6个可采煤层,总厚度14.1~21.5米,倾角不到1°,埋藏很浅。东胜煤田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境内,面积12860平方千米,有10个可采煤层,厚度 2~7米,倾角1°~8°,埋藏较浅。神府-东胜煤田的煤为世界少见的优质动力煤,尤以煤田南部为最佳。其硫分小于0.5%,灰分小于8%,发热量达30兆焦/千克。

  2.神府煤田:榆林区产能大起底

  根据国家能源局2018年公告数据,陕西省榆林市生产产能大约3.1亿吨,占全国煤矿生产总产能的8.9%,属于国内四大亿吨级产煤地区之一,拥有千万吨级超大型煤矿11座,总生产产能1.6亿吨,且全部为国营煤矿。

  根据数据统计显示,榆林市在产国营煤矿矿井数量30座,总产能2.1亿吨,占本地区生产产能68.8%,且单井规模708万吨/座,属于现代化大型煤矿;在产民营煤矿矿井数量125座,总产能9645万吨,占比大约在31.2%左右,单井规模77万吨/座,属于中小型煤矿。

  联合试运转煤矿总产能5095万吨,矿井数量27座,其中国营7座,产能3820万吨,占本地区试运转产能75%,单井规模545万吨/座;民营20座,产能1275万吨,占比大约25%,单井规模64万吨/座。

  生产煤矿产能分布方面,产能大多集中在1000万吨以上,合计产能规模1.6亿吨,占比达到51%;45万吨及以下小型煤矿产能规模合计1305万吨,占比仅为4.2%。

  生产矿井分布方面,1000万吨以上超大型矿井11座,占比为7.1%; 45万吨及以下的小煤矿矿井37座,占比23.9%,45-100万吨的中小煤矿矿井最多为68座,占比达到43.9%,小而散的矿井分布特点有所好转。

  联合试运转煤矿产能分布方面,1000万吨以上超大型煤矿产能规模1亿吨,占比为19.6%;500万-1000万产能1600万吨,占比最大,达到31.4%;45万吨及以下小煤矿产能仅为315万吨,产能占比仅为6.2%。

  联合试运转矿井分布方面,1000万吨以上超大型矿井1座; 45万吨及以下的小煤矿矿井8座,占比29.6%,45-100万吨的中小煤矿矿井最多为10座,占比达到37%。

  3.东胜煤田:鄂尔多斯产能大起底

  根据国家能源局2018年公告数据,鄂尔多斯生产产能大约5.4亿吨,占全国煤矿生产总产能的15.5%,属于国内四大亿吨级产煤地区之一,并且是四大产煤区之首。

  根据数据统计显示,鄂尔多斯国营煤矿矿井数量26座,总产能2.16亿吨,占本地区生产产能40%,且单井规模831万吨/座,均属于现代化大型煤矿;民营煤矿矿井数量215座,总产能32520万吨,占比大约60%左右,单井规模151万吨/座,属于中型煤矿。

  联合试运转煤矿总产能12320万吨,矿井数量30座,其中国营10座,产能6750万吨,占本地区试运转产能55%,单井规模675万吨/座;民营20座,产能5570万吨,占比大约45%,单井规模278万吨/座。

  就榆林地区和鄂尔多斯地区对比来看,民营煤矿煤矿产能规模鄂尔多斯明显占优势,这主要是类似于伊泰等鄂尔多斯民营企业千万吨级及五百万吨级占比较高,而榆林地方民营企业基本都是百万吨级中小型煤矿。

  生产煤矿产能分布方面,产能大多集中在100万吨-500万吨,合计产能规模2.6亿吨,占比达到47%;45万吨及以下小型煤矿产能规模合计300万吨,占比仅为为0.6%;1000万吨以上超大型矿井产能总量1.7亿吨,产比也达到31.4%。

  生产矿井分布方面,1000万吨以上超大型矿井8座,占比为3.3%; 45万吨及以下的小煤矿矿井8座,占比3.3%,100-500万吨的中大型煤矿矿井最多为123座,占比达到51%。

  联合试运转煤矿产能分布方面,1000万吨以上超大型煤矿产能规模6000万吨,占比达到48.7%;100万-500万产能3180万吨,占比为25.8%;45万吨及以下小煤矿无。由此可见,鄂尔多斯地区煤矿生产规模优化程度要高于榆林地区。

  联合试运转矿井分布方面,1000万吨以上超大型矿井5座,占比为16.7%;100-500万吨的中大型煤矿矿井最多为13座,占比达到43%;45万吨及以下的小煤矿矿井无。

  库存缓冲,平抑节后市场波动

  根据我们的评估,仅榆林地区,一季度影响产量大约在1500万吨-1800万吨,加之超产以及扩展到到整个陕西地区,一季度影响产量不低于2000万吨。由于两会开始于3月初、结束时间在3月中旬,上下游供需均会受到影响,剔除这个因素,影响时间可能会延长到四月份。

  但是我们往库存一端考虑,实际影响就要小很多。首先从电厂角度看,重点电厂近期库存在7800万吨,加上节日因素,春节后库存大约在8000万吨以上,较之历年同比高出1500万吨左右,考虑到电厂高库存策略的基数提高效应,实际库存同比在500-1000万吨左右,而重点电厂装机容量占全国火电装机比例为49.3%,实际全国库存同比大约高出1000-2000万吨。因此电厂自身库存的蓄水池功能对于平抑市场波动将起到较大的对冲作用。

  从坑口的产出缩量与下游终端的库存增量对比来看,基本是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那么港口的库存情况就成为市场活跃度一个重要参考。我们选取的环渤海样本港口库存在1500-1600万吨附近,较之往年基本处于一个中位水平,并无明显的库存增量优势。而2018年由于环保清理和过驳平台上岸出现的表外库存显性化的江内库存,在经过年底的拉运与甩货,目前更是居于一个较低的水平,而且这个水平还是在表外显性化之后的同比。

  因此从中转港口看,节后若产区复产缓慢,安全整顿与超产严查力度到位,出于对后期产量减少的担忧,港口贸易商存在一轮主动补库的进程,届时可能将市场价推回成本线以上;但如果区域内停产产能在春节后检查合格陆续释放,两会结束后基本释放完毕,即便有安全整顿但实际影响产量缩量有限,这将同时透漏出超产严查力度大概率放松的迹象,那电厂的高库存将再次成为平抑由于港口补库行为导致涨价的利器。

  总结:春节矛盾未激化,

  近期节日气氛越来越浓,矿方、贸易商及下游企业均陆续放假,工业用电负荷逐步下行,外加气温回升,民用取暖需求走弱,电厂日耗也随之明显回落。需求的愈发平淡,使得提涨情绪有所降温,港口市场也再度小幅下行。总的来看,短期市场难有较大起伏,市场趋于平静,对于安全整顿的力度使得市场对于年后行情存在一定分歧。节前最后一周,市场矛盾尚未激化,轻仓避险是为最佳。

  风险因素:煤矿停产政策执行不及预期

  扑克·活水商学院期权专题课《期权破晓》第3季来袭!

  玉米期权、棉花期权、天然橡胶期权纷纷上市,

  可以说2019期权投资战全面打响!学完这套课程就能迅速get期权交易技能

  你将轻松构建起“全天候”的期权交易思维

  为了确保培训质量,每个班级限额30名哟